• 天气对用户行为和情绪的影响

    这几天降温得厉害,在艳阳高照清风拂面的时候把冬天的衣服都洗了的我只能穿两件外套走到办公室里欢脱地脱掉开始愉快的一天。下午喝着滚烫的桂花龙井跑了下最近一段时间的一些业务数据,发现有些小波动,于是和小伙伴聊了下开玩笑地说一定是因为天气太冷了大家心情低落,突发奇想搜了下用户量Top地域的近段时间气温波动,叠加了下发现相关性竟然不低(为了信息保护用双轴对数处理啦),也就是说气温和用户行为之间(可能)存在某种相关性。 因为没有长期跟踪和严格的变量控制,这种关系也只是猜测而已,但是瞬间好奇心大涨。搜了下新闻和文献,虽然没有比较严格的关于气温波动和用户社交...


  • 我也想收起相机用心感受路过的山水

    忽然想起来,其实也没有想写游记呢,不过插在上一篇文章里写着写着觉得实在跑题太远了。分享欲和求生欲大概也是正相关的。在泸沽湖的时候,因为被骗,开始对当地人的生活状态感到好奇,他们应该算生存状态吧,交通极度不发达的地区,上帝赋予了未开荒的美景,却没有像热带地区一样给予丰厚的资源,贫瘠的土地上最常见的是半野生的苹果,苹果花开漫山遍野美得很,但是虽然日照条件那么好,昼夜温差很大,依然,不太好吃,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人跟着你兜售苹果,十块钱一袋,有些是3个,有些是5个,不多说话,就问要不要苹果,不停地问,有些是已婚妇女,有些是每天走两个小时山路来的长发少女,也有...


  • 一句话也没有说,却唠叨了一整天

    最近好像生存意志有点儿薄弱,旁观了身边一些人的生活的幸与不幸,看了几本书里的幻灭或虚无的一生。所以难免更喜欢跑到人多的地方去,汲取别人身上的生存智慧。咖啡呢,甜的苦的无所谓,有时候吃肉,有时候吃草,也有时候像一棵植物一样,什么也不吃,喝水。 在咖啡馆会见到各种各样的人,有时候是有趣的,有时候是干干的。比如现在,对面坐着一个IT从业者样子的男生,蓬蓬的头发,黑框眼镜,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出现,只有一台电脑,15寸,没有贴纸,我以为他在等人,但是他没有,安安静静呆了一下午,有时候看起来有点儿焦虑,不停地换姿势。我以为他没有在等人,但是原来他在等,只不过等...


  • 围城:希望你不要懊悔

    我发誓我是在准备写一篇关于「Don’t design what users want but what they need」的文章来着。但是晚餐时间打开Kindle吃着好久没吃的有肉的云吞面,忽然放纵下来的周五,觉得可以给自己放小假,于是一抬头就是清晨了。 我一直等着唐小姐回来,觉得她会再次出场,直到那个讽刺的时钟铛铛铛。如果再也没有遇见,故事早就该结束了不是吗。但是唐小姐没有回来的方鸿渐的生活才是「生活」啊。毕竟人都会老,毕竟你想要的不一定都能得到。 钱老的文风倒和想象中的大为不同,印象中钱老先生一直是教科书里的作者,教科书偏见的后果,与杨绛...


  • 刀锋

    前段时间看完刀锋,虽然颇有感触,但被奔腾遍野的琐事困扰得无暇思考。今天坐在阳台上看狗狗的时候,忽然想到毛姆和拉里安排完他们死去的朋友以后,面对面坐着,在「友好的沉默」中吃饭,吹着北风,「阳光朗照,渔船轻轻摇曳,平时波平如镜的海港到处点缀着白浪花」的场景,觉得需要暂停。 「不二」这个名字的起因只是一次很奇怪的灵感突袭,一实不二,直觉上的相见恨晚,并没有想承受太多解释,所以纵然看到过很多相关的词汇和典故,好的坏的,关于极善和极恶,都无所谓的很,但是在里面看到吠檀多的不二论的时候有点诚惶诚恐起来。 很奇怪,这是目前为止我遇到的唯一一本带着我在虚实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