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句话也没有说,却唠叨了一整天

    最近好像生存意志有点儿薄弱,旁观了身边一些人的生活的幸与不幸,看了几本书里的幻灭或虚无的一生。所以难免更喜欢跑到人多的地方去,汲取别人身上的生存智慧。咖啡呢,甜的苦的无所谓,有时候吃肉,有时候吃草,也有时候像一棵植物一样,什么也不吃,喝水。 在咖啡馆会见到各种各样的人,有时候是有趣的,有时候是干干的。比如现在,对面坐着一个IT从业者样子的男生,蓬蓬的头发,黑框眼镜,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出现,只有一台电脑,15寸,没有贴纸,我以为他在等人,但是他没有,安安静静呆了一下午,有时候看起来有点儿焦虑,不停地换姿势。我以为他没有在等人,但是原来他在等,只不过等...


  • 围城:希望你不要懊悔

    我发誓我是在准备写一篇关于「Don’t design what users want but what they need」的文章来着。但是晚餐时间打开Kindle吃着好久没吃的有肉的云吞面,忽然放纵下来的周五,觉得可以给自己放小假,于是一抬头就是清晨了。 我一直等着唐小姐回来,觉得她会再次出场,直到那个讽刺的时钟铛铛铛。如果再也没有遇见,故事早就该结束了不是吗。但是唐小姐没有回来的方鸿渐的生活才是「生活」啊。毕竟人都会老,毕竟你想要的不一定都能得到。 钱老的文风倒和想象中的大为不同,印象中钱老先生一直是教科书里的作者,教科书偏见的后果,与杨绛...


  • 刀锋

    前段时间看完刀锋,虽然颇有感触,但被奔腾遍野的琐事困扰得无暇思考。今天坐在阳台上看狗狗的时候,忽然想到毛姆和拉里安排完他们死去的朋友以后,面对面坐着,在「友好的沉默」中吃饭,吹着北风,「阳光朗照,渔船轻轻摇曳,平时波平如镜的海港到处点缀着白浪花」的场景,觉得需要暂停。 「不二」这个名字的起因只是一次很奇怪的灵感突袭,一实不二,直觉上的相见恨晚,并没有想承受太多解释,所以纵然看到过很多相关的词汇和典故,好的坏的,关于极善和极恶,都无所谓的很,但是在里面看到吠檀多的不二论的时候有点诚惶诚恐起来。 很奇怪,这是目前为止我遇到的唯一一本带着我在虚实之间...


  • 鲜衣怒马少年时

    时间好快,那时候我们一起吃火锅,白天焦头烂额东奔西跑,晚上从各自蜗居中游荡而出,骂骂咧咧聊着找工作却依然能在凌晨的校门口放声大笑。之前动过念头想写写找工作的总结,这段茫然不知所措却决定着未来的神奇时光,可思来想去也并没有什么代表性,何况扑面而来难以招架的「生活」已经让我不知所措,遂作罢。今天整理照片,那些白天和夜晚,历历在目。又整理到火急火燎赶出来的百度面试的外带作业,整理的时候觉得删了舍不得,留着并无益,那就记两笔吧,感谢这段时光的洗礼。 直到签约之前还在犹豫,去北京还是留在杭州,做交互还是做产品,大公司还是创业公司,父母怎么交代,那些奇奇怪怪...


  • 产品杂记

    最近忙的很,整日埋首于大论文小论文一堆公式数字单位中「无法自拔」,也经历了好些琐碎的或人际或事务上的纠葛,迷失在自我怀疑和怀疑别人中不知所措,站在十字路口感慨万千。便如此看到些令人心动的产品心里还是痒痒的,奈何无处分享又担心自己喋喋不休扰人清静。常常发觉自己无意中得来觉得棒棒的产品有时候过几日就被其他平台推荐了,既觉得欢喜又有些心头之好被人发现和拥有的失落感。遂从埋首的论文堆里偷点吃饭时间出来寥寥记几笔,以留后念。没想到随手一升级网站也挂了,耽搁了多日,竟也安然。只能换个地方了。 1 butter 再往前就想不起来了,从最近开始说吧,黄油相机,i...